白绫最爱游影

A.M. 11:42  如鲸向海,如鸟投林[觉军]

*专区梗:鲸落
*有借鉴部分名句
*ooc有,注意避雷

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这个过程的名字为——鲸落。鲸鱼的尸体可以供养着整套生命系统,这是它留给大海最后的温柔。

他总会抽着一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老烟,包装上面是一个穿着暴露的露着丰满胸部的熟女。
我曾经问过他是否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他跟我说这样的女人她见多了,何不都是一些画着浓艳的妆在舞厅里扭动着臀部散发着自己荷尔蒙来勾引男人的家伙。
我劝过他或许那是一个好的归宿,他似乎是被烟雾呛到了喉咙猛烈地从他那已经被焦油给熏得黑黄的内脏里咳了出来,随后发出了如同老旧管风琴一般并不算好听的狂放笑声。在嘲笑着我这么一句话是多么的有趣又愚蠢。
我还记得他那是鎏金色的眼里一闪而过的失落神色。
他对我说,军人的归宿只有战场,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我就这么把他抛弃在那段回忆里自己变成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了的孩童,是不是天大的不公平还是上天对于他杀了那么多生灵以后的惩罚?

夜里,我做了个奇怪的梦。

海水温柔的将我包裹,眼前波光粼粼的水纹变得清晰,一群群体型庞大的鲸鱼从面前缓慢摆动着那巨大的鱼尾游过。
鲸歌在响着,这是大海的灵魂在歌唱。鲸歌中,上古的闪电击打着的原始的海洋,生命如荧火在混沌的海水中闪现,于是孤独的海里有了丝丝生灵;鲸歌中,生命睁着好奇而畏惧的眼睛,用带着鳞片的脚,第一次从大海踏上火山还没熄灭的陆地,那是生命起源之时;鲸歌中,恐龙帝国在寒冷中灭亡,尸骨被草芽的新绿覆盖。时光飞逝,沧海桑田,智慧如小草,在冰川过后的初暖中萌生;鲸歌中,文明如同幽灵般出现在各个大陆,亚特兰蒂斯在闪光和巨响中沉入洋底…一次次海战,鲜血染红了大海;数不清的帝国诞生了,又灭亡了,一切的一切都是过眼烟云…蓝鲸用它那古老得无法想象的记忆唱着生命之歌,全然没有感觉到它含在嘴中的渺小的罪恶…

身子在缓缓的下落着。
来自于海面的光线越来越微妙起来,四周变得沉静又安宁。
最后,那巨大的海兽沉睡在那海底之中,冰冷却又温暖的泥沙是他的摇篮。如同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上,回归了大海。
身体在慢慢变轻,美丽的灵魂旋转升腾着,升于海面上在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里消失殆尽。
生前遨游于深海,死后化为深海里一个巨大的孤岛。
鲸落,是它们对养育了他们的大海一个最真挚的温柔。

梦醒时,我确实是明白了qpy所说的那句话的意义。
如鲸向海,如鸟投林。

生前浴血战场,死后徒留下一块染血的军牌…

也许,那就是他想要的?